当前位置:主页 > 捐卵志愿者 >
不孕试纸想生第二个孩子吗?
来源:http://www.yearap.cn  日期:2019-05-04

  

  生老二,除了待产包,更需要过好哪些心理关?除了公平,二宝家庭还要磨合什么……关于老二,不论生与不生,心理学家的分析都让我们重新审视了婚姻和家庭的意义。

  王瑶 艾未石教育咨询机构创始人,家庭养育、学校教育首席咨询顾问,两个孩子的母亲。

  倾诉主角1:

  点点爸(大儿子7岁,小儿子4个月)

  生老二,是谁的选择?

  是大宝。老大经常说,要是再有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就好了。大宝这话,算是推了我和妻子一把,让我们把犹豫放在一边。

  其实,我排行老三,我老婆是家里老大,我们都很庆幸拥有兄弟姐妹相互帮扶的生活。对我而言,两个孩子一条狗,这个画面永远都能击中我。

  大宝的心情

  老二刚出生,大宝还没出现什么情绪问题。我们在照顾老二的过程中,就会刻意把老大也带进来参与照顾老二,让老大抱老二,给老二洗澡、按摩、唱儿歌,老大都做得很好。

  我的经验

  两个孩子年龄相差比较大,一个7岁,一个刚出生不久。我在照顾老二的过程中,也每天抽出时间单独跟老大相处,给他讲故事,聊聊他上学开心或不开心的事情,有时间就带他出去打羽毛球、踢足球。老大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情绪。

  我的担心

  未来大宝会不会失落?这是我们考虑不孕试纸想生第二个孩子吗?的。还有,怎么在照顾老二的过程中,也能关注到老大的情绪变化。

  倾诉主角2:

  安娜(大女儿6岁,小女儿2个月)

  生老二,是谁的选择?

  我。生老二的事情我先生无所谓。

  大宝的心情

  老大对这个妹妹,也说过“不要小妹妹,要把她扔下楼”这类的话,她是对着电话冲我嘶吼的,连哭带叫足足有半小时。我当时的心理是,太好了,终于发泄出来了。好在这样的情况不多,到现在为止,基本上还好。

  我的经验

  二宝难免会带来混乱、疲惫、冲突,我的经验就是真实面对。我记得有一次老大不高兴,在我身旁刺耳地大叫、大哭,二宝被吓着了,也在我怀里哭。我索性带着二宝先离开,等平静下来再和老大谈:妈妈当时要崩溃了,必须要让自己先平静下来。老大听了也就没事了。

  二宝来了后,我和先生之间的矛盾集中在我的需求上。我老公是在我生二宝前辞职的,当时他信誓旦旦地说,之所以辞职是为了在家照顾我,把之前老大小时候他忙于工作没机会在家帮忙的缺儿给补上。这确实把我的胃口吊高了,我的期待也随之高涨。这种高的期待导致我在发现我的需求超过了他的所作所为时就会失望。后来在老二1个月大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了,抱着他狠狠哭了一通,把我的感受和他沟通了一次。这次沟通很重要,虽然他也会“不合作”,但冲突确实要少了很多,他也能更多地看到我的“需要”。

  我的担心

  我在要孩子之前是有纠结的。我担心自己没有精力带、会影响事业发展、前3年会太过疲惫。我总在问自己:再生一个孩子的困难我是否能承担?我仔细想过,我所有的担心都是心理层面的,钱的问题我倒是没太考虑过。虽然我们的钱现在并不多,但是我想,早晚都能解决的。

  倾诉主角3:

  姚姚(大儿子5岁,小儿子1岁)

  生老二,是谁的选择?

  生老二,是我的想法。老公也想要,但是担心两个孩子生活压力太大,也担心搞不定两个孩子的生活。我说,既然我们都想要,就看看这些困难能不能克服吧。其实到这里问题就已经不大了,我们很快决定要老二。

  而四个老人都强烈和一致地反对。老人们的反对强度之大超出了预期,当然初衷还都是出于对我们的爱护。还好,二宝出生后他们都很喜欢,我猜他们心里多少还有点内疚吧,毕竟是一个小生命。

  大宝的心情

  怀孕的过程中,大宝经历了一个短暂的高兴和兴奋,还有向往(他给老二起了个名字叫卡门,他希望生个弟弟或者妹妹,能像《卡梅拉》书中的卡门一样可爱)。之后也有过短暂的担心,担心我们生了老二之后不管他了。不过这些担心都是非常短暂的,这个年龄的孩子,如果事情没有发生到自己身上来,就并不会真正困扰他们。但是浅浅的一些担心还是有的。

  我的经验

  回想起来,生老二之前,最好的准备工作,就是记录二宝出生之前的快乐,支撑自己的信心。因为二宝出生后,当生活秩序被打乱,情绪问题、喂养问题、两个孩子的相处等等,很多问题接踵而来,需要更多的是信心。我们需要作为父母的自信力,孩子需要新的角色的信心,需要父母的爱的确认,而这就是我们需要准备的重点。

  我的担心

  我和老公真的会有担心。老二在肚子里时,我们大概只担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我们担心比较多的是大宝。我们一直在做准备,既想帮大宝做准备,又担心这种恐慌会适得其反。好在,我们工作都很忙,我们的准备工作也都放在了“如果大宝很痛苦,我们要想办法缓解孩子的压力,给孩子足够的情感关怀”上了。但是我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还是很不愿意让我的宝贝去经历痛苦,尤其是当我预见到这种痛苦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我感觉到心疼了。

  专家点评

  生不生第二个孩子?这个问题越来越困扰原本一个孩子都不想要,但是生了老大却上了瘾还要生老二的城市白领、城市金领以及成功人士了。目前父母最担心的问题,往往针对老大的。老二生之前或者生之初,妈妈总是担心老大的感受。

  顾虑1:“我们不想让孩子遭受到……”

  事实上 我们在回避生活的真相。

  我们不能忍受孩子遭受痛苦,我们自己也不想经历和面对生活中的痛苦,因此我们无法了解生活的本来面目。这并不是针对老二问题特有的想法,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当我们了解到事物的消极面时,往往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希望可以规避掉风险,而不是通过了解事物的本质后,去思考如何来面对这样的局面。前者是希望尽力去避免发生,而后者是尽力去将发生的事情的积极面发挥出来。

  顾虑2:“生老二,老大自然会有很多不适应。”

  事实上 其实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变化。

  看起来你担心的只是老大的不适应,其实,老二的到来全家都会不适应,都会经历一个结构性调整所带来的变化。

  当又一个小生命出现在家庭时,全家人都要一起来面对新的变化,这跟第一个孩子出世时其实是一样的——家庭结构面临重要的改变和调整,家庭中的每一个人都需要适应新的角色。

  所不同的是,在生第一个孩子时,大人们就已经开始适应这个新的角色了,而生了老二之后,第一个孩子才需要去理解和适应当老大的感觉,这是一个全新的角色。

  说穿了,我们不能接受和适应的是变化,而我们一直希望回避的是痛苦。

  但是无论我们怎么想,生老二是我们作为父母的人生选择,每个选择的背后都有独特的结果,快乐与痛苦并存。当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对痛苦、回避真实时,留给我们的只有浮在生活表明的纠结,不上不下的困惑。

  顾虑3:“老大要体验有了弟弟妹妹后的一切感受。”

  事实上 要确信老大的“不舒服”是有价值的。

  老大会体验到什么?兴奋,好奇,拥有和长大的骄傲感,还有心烦,嫉妒,被打扰的生气,被冷落的痛苦……

  是的,这里有很多不好的感受,会有痛苦,但这里也蕴含着巨大的契机,帮助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在痛苦中诞生了一个深刻的角色——为人兄姐。

  在这个角色里,他会了解责任,也有机会从父母那里言传身教习得关爱。他开始有机会理解爱与被爱、责任与权利。

  总之,痛苦出现在人世间,本就带着帮助人们成长的使命而来。文:王瑶、沈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