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代孕医院 >
丹东不孕医院索赔“尸体污染费”无异于“挟尸
来源:http://www.yearap.cn  日期:2019-05-23

  

  网眼聚焦

  6月22日,云南个旧5名小学生在学校附近水库中不幸溺亡,其中遇难两兄弟的父亲李倮木没有领取政府补贴,而是一纸诉状将水库管理使用方——当地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被告则认为,他们已在水库边设立禁止游泳标识牌,并安排专人每日巡查,是家长未尽到监护义务才致孩子溺亡。

  然而,在开庭的前两天,李倮木突然接到通知称,个旧市自来水公司向法院提起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8900多元。理由是事发水库为饮用水源地,溺水事件发生后,该公司对水质进行了长达4天的消毒处理,并从6月28日到7月31日进行了弃水处理,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 (8月17日《春城晚报》)

  热辣评论>>>

  “无厘头”反诉令人心寒

  水库瞬间夺走5条鲜活的生命,自来水公司本应自责和自查,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做好善后事宜。不料,个旧市自来水公司拒不认错,逼得遇难孩子的父母与之对薄公堂。没想到的是,自来水公司居然“对方不诉我不诉,对方若诉我反诉”——以“溺水事件发生后,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为由提起反诉,这样的反诉让人无奈和气愤。

  公平地说,学生在饮用水源地溺亡了,责任未必完全在水源监管部门的身上,其父母也未尽到监管义务。然而,自来水公司在孩子父母起诉后,立即提起反诉,并以与案件不相干理由反诉,着实让人心寒。

  让人觉得荒唐的是,索赔“尸体污染费”的目的不在于防止类似人身伤亡悲剧再次发生,而是为了肃清己身责任,并告知家长此事对水质和公众的的影响,避免承担不必要的经济赔偿和法律责任。从法律释义看,反诉无非在于抵销、吞并本诉,使本诉失去作用,这样会使原告的起诉失去实际意义。但反诉有个重要条件,就是反诉与本诉的诉讼请求必须在事实或法律上有牵连。水务公司偏偏找一个令人咋舌的理由,多少有点欲盖弥彰、慌不择路的味道,想必这样的反诉远难收到“抵销、吞并本诉,使本诉失去作用”的效果。

  自来水公司和饮用水源地的监管部门并非毫丹东不孕医院索赔“尸体污染费”无异于“挟尸无责任。虽已在水源地设置了警示牌,提醒注意安全、不能游泳,但是安全管理不能只是设立一块警示牌。当不允许游泳的地方有人游泳的时候,这也足以证明监管没有尽到义务。危险的发生和监管的作为不力是有关系的,安全监管不能止于设置警示牌。事故发生后,水务公司也未及时发现,耽误抢救时机。

  此外,出事的水源地,距离学校只是一路之隔。这种设置也是存在问题的。水源地本身就存在安全隐患,为何会让学校和水源地成为邻居?教育部门和水务部门并非毫无责任,城市设施规划更是问题重重。

  索赔“尸体污染费”无异于“挟尸要价”,显然有悖法律公平正义原则和社会公德。不可否认,溺水事件发生后,尸体和打捞尸体都给水质带来影响,也给水库管理方带来了实质性经济损失。但法律遵循的原则是公平正义,更重要的是,法律也是有温度的,而不是去人性化的。索赔“尸体污染费”是在消费社会痛感,其诉讼请求违背了法律的公序良俗原则。要防止悲剧再次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管理,堵住漏洞,而不是只靠树立警示牌。 荆楚网 李 强

  新闻链接>>>

  2009年10月24日,湖北长江大学陈及时、何东旭、方招等15名同学在长江荆州宝塔湾江段野炊时因救两名落水儿童,陈及时、方招、何东旭三名同学不幸被江水吞没。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时竟然漫天要价,面对同学们的“跪求”,个体打捞者不仅不为所动,而且挟尸要价,一共收取了3.6万元的捞尸费。